文化体验活动
中国园林博物馆"武陵春色文化体验活动"是以圆明园四十景之一武陵春色为蓝本,通过对典籍资料及考古报告、遗址勘察测绘等成果的综合利用。再现陶渊明《桃花源记》艺术意境在造园中的表达。通过园林空间视觉搭建、图文科普解读、三维影像多媒体展示、二维码延伸互动等形式,打造一处室内陈展园林艺术体验空间。为观众呈现了整个圆明园武陵春色原始图档的结构格局以及景观位置关系,再现了"遗世独立"的隐逸氛围。
活动时间:2017年5月18日开幕
活动地点:园博馆一层春山序厅
武陵春色诸景

桃花洞


洞天日月多佳景


壶中日月长


紫霞想


小隐栖迟


全壁堂


乐善堂


桃花坞

  • 01-桃源洞
  • 02-天然佳妙(亭)
  • 03-游廊
  • 04-洞天日月多佳景
  • 05-壶中日月长
  • 06-紫霞想
  • 07-小隐栖迟
  • 08-围房
  • 09-全壁堂
  • 10-全壁堂后殿
  • 11-房舍
  • 12-桥
  • 13-房舍
  • 14-房舍
  • 15-房舍
  • 16-清会亭
  • 17-乐善堂
  • 18-桃源深处
  • 19-清秀亭
  • 20-露天水井
  • 21-垂花门
  • 22-西厢房
  • 23-桃花坞
  • 24-清水濯缨
  • 25-绾春轩
  • 26-房舍
  • 27-房舍
  • 28-品诗堂
  • 29-房舍
  • 30-房舍

武陵春色是"圆明园四十景"之一,建于康熙朝后叶(1719),初名为"桃花坞",旨在模仿陶渊明《桃花源记》中的世外桃源。武陵春色四周环山,山外东临巨池,周围清溪环绕,达到以水隔绝,环山隐世的效果。

主体部分南北长220米,东西宽105米,占地2.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达2000平方米。本景山桃万株,东南部以叠石为胜,可乘舟沿溪而上向西穿越"桃花洞",进入"世外桃源"。

早期武陵春色景区建筑共计有单体建筑30座。景中配植有山桃、红碧桃、粉碧桃、竹子、榆叶梅、黄栌、核桃、七叶树、银杏、绦柳、旱柳、梧桐、油松等植物。

雍正四年(1726年)起,弘历(后来的乾隆帝)被赐居在桃花坞。这在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年的御制诗《桃花坞即事》的诗注"是处为予十四五六岁时所居之地"中得到考证;乾隆九年(1744)赐本景名"武陵春色";乾隆三十四年(1769)北部桃源深处、南部全璧堂进行了全面修缮和添建;嘉庆十六年(1811)前后,建成中部的恒春堂戏台院。

查看详情

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描述了"武陵渔人"沿溪而行,再从"初极狭,才通人""仿佛若有光"的小山洞穿行而过,而后"豁然开朗",美妙的"世外桃源"呈现眼前。圆明园中的"武陵春色",完美地重现了这一经典的场景。

景区的东南,设有一条先水流向西,再蜿蜒向北的"桃花溪";溪流之上,叠石为洞,称为"桃花洞",这里是武陵春色模仿《桃花源记》的关键所在。桃花洞借势连山,与本景的山峦融为一体,丝毫不显得突兀;桃花洞又恰设置于溪流的转折点上,制造视觉盲区——由洞口外无法看到另一侧的美景,先抑后扬,埋下"豁然开朗"的伏笔。




武陵春色的"桃花溪"以"桃花洞"为转折点 水流由向西转而向北,制造蜿蜒曲折的障景效果


根据皇家御园的特点,武陵春色的"桃花洞",对《桃花源记》的记载做出了一些调整。此洞高3.5米、宽3米、深8米,显然比原文"初极狭,才通人"的小山洞大得多,这是为了方便皇帝乘舟穿行——清帝无需舍船步行,而是乘船由清溪而上,穿越桃花洞,犹如进入世外桃源。桃花洞也是中国古典园林中唯一可供游船通行的假山洞穴。

此洞原本悬挂雍正四年(1726)御笔"桃花洞"匾,后来改为石刻匾。




"桃花洞"的遗址现状。该洞高、宽皆超过3米,当年可供游船穿行


"洞天",在传统道教中,指神道居住的名山胜地,是道教体系中地上仙境的主体部分。作为"人间仙境"的"洞天",也是清代帝王喜爱的文化符号,在御园圆明园中,就有多处景色以"洞天"命名,如"别有洞天"、"洞天深处"等。而在模仿"世外桃源"的"武陵春色"中,也有一处景观名为"洞天日月多佳景",正是照应道教经典中描写的洞天"其内有阴晖夜光,日精之根,照此空内,明并日月"(南朝陶弘景《真诰·稽神枢》)景象。

洞天日月多佳景,位于壶中日月长池东南,其建筑为一间殿宇和一间抱厦(抱厦,是指在原建筑之前或之后接建出来的小房子),悬挂有雍正帝御书"洞天日月多佳景"镀金字匾。根据历史记载,这块匾额在雍正三年(1725)曾挂在九洲清晏,后来才被移到这里,具体转移时间不详。

洞天日月多佳景东北侧的"天然佳妙"四方亭,也悬挂有雍正帝御书匾额。



"圆明园四十景"图上的"天然佳妙"四方亭; 它通过连廊与"洞天日月多佳景"相连


清代皇家御园圆明园中写仿"世外桃源"的美景——"武陵春色",将中国传统各家的"仙境元素"融入其中。武陵春色有一处景观,名曰"壶中日月长"。这"壶中日月"一语,乃是出自道家,指的是悠闲清净的无为生活。传说道教天师道创始人张道陵的弟子张申有一把酒壶,念动咒语,壶中就会呈现日月星辰等奇景,他本人更能钻入壶中睡觉;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诗篇《下途归石门旧居》中也有"何当脱屐谢时去,壶中别有日月天"的说法。

壶中日月长位于武陵春色景区的东南部,居壶中天之东,北面依山而南面临池,建筑共有轩宇三间,悬挂有雍正帝御书的"壶中日月长"匾额。



"圆明园四十景"图上的"壶中日月天" 群山环抱中的景致,确有"壶中日月"的神韵


在中国古代,"紫霞"乃是仙境、仙物的代表;而所谓的"紫霞想",正是古人求仙、升仙的追求。西晋著名文学家陆机《前缓声歌》就有"轻举乘紫霞",唐代诗仙李白更赋有《春日独酌·我有紫霞想》一诗:"我有紫霞想,缅怀沧州间。且对一壶酒,澹然万事闲。横琴倚高松,把酒望远山。长空去鸟没,落日孤云还。但悲光景晚,宿昔成秋颜。"

"桃花源"的意向在陶渊明创造以来,被历代文人赋予"仙境"的意义。在圆明园的"武陵春色"东南部,就有一处建筑景观叫做"紫霞想"。紫霞想位于壶中日月长池西南,为两间平台房,有"紫霞想"题额,它体现着清代帝王对"桃源仙境"的热切追求。



"圆明园四十景"图上"才露尖尖角"的紫霞想,在样式房建筑图纸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平面结构。


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可谓中国古代"隐逸文化"的最典型代表:那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正是历代文人心目中最理想的隐居之地。

一向以文人自居的清代帝王,对隐逸文化也是充满了崇拜与向往。在圆明园写仿《桃花源记》的"武陵春色"中,有一处建筑景观称为"小隐栖迟"。宋代诗人陆游《寓叹》一诗有"小隐终非隐,休官尚是官";"栖迟",则出自《后汉书·张衡传》"淹栖迟以恣欲兮,耀灵忽其西藏",意为游玩休憩。所谓"小隐栖迟",正是指平时日理万机的帝王,忙里偷闲,暂时忘却自己的身份,到山野之中体会隐居生活。



"小隐栖迟"一景,位于紫霞想西北,是一座四方亭,悬挂雍正帝御书"小隐栖迟"匾。乾隆四十七年(1782)粘修"小隐栖迟平台净房"。



位于武陵春色东南部景区最西侧的"小隐栖迟",隐匿于山坳之中,正是清帝"小隐"偷闲的好去处。

全壁堂,初称桃柳村,乾隆三年(1738年)悬挂御笔"全壁堂"匾额,在乾嘉时期,这里是专司清宫演戏的南府内大学太监在圆明园内的居住之处。


武陵春色之恒春堂、全壁堂烫样(同治重修时制作)


全壁堂建筑院落前后时期布局变化较大,大体可分为三个时期:从康熙末年始建到乾隆三十四年以前的"早期风貌",即《圆明园四十景图》上所示的的围房内两进院落格局;乾隆三十四年以后的"中期风貌",当年全碧堂添建殿宇、游廊,呈现出倒"凸"字型格局;形成于嘉庆后期的"最终风貌",即一院四殿两厢房的布局。


乐善堂,位于景区北部"桃源深处"殿稍南,是一座东西向三开间殿。少年乾隆居于桃花坞时,多在乐善堂和东侧的品诗堂读书写诗,乾隆帝终极一生的行文赋诗生涯,正是从这里开始的;乾隆皇帝把即位之前在这里学习生活的记录定名为《乐善堂全集》。


桃花坞,位于武陵春色景区北部,是一处南向五开间殿,外檐悬挂雍正帝亲笔御书"桃花坞"匾额。雍正四年(1726)起,皇子弘历(后来的乾隆帝)被父皇雍正赐居于此,"为予十四五六岁时所居之地"(乾隆御制《桃花坞即事》诗)。


陶渊明的千古名篇《桃花源记》,借"武陵渔人"的视角,描绘了一个遍植桃花、景致优美、鸡犬相闻、平等无忧的理想世界。



【晋】陶渊明《桃花源记并诗》,【清】周仪楷书帖

陶渊明生活的时代,社会动乱,战祸不熄,民不聊生。他曾出仕为官,但拒绝与腐朽的官场同流合污,"不为五斗米折腰",后辞官归隐。归隐田园十六年后,已是五十三岁晚年的陶渊明,用隐喻的文字表达对黑暗现实的抨击和对理想世界的向往,写成《桃花源记并诗》。举世闻名的《桃花源记》,其实就是《桃花源诗》的序文。

陶渊明《桃花源记并诗》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
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
往迹浸复湮,来径遂芜废。
相命肆农耕,日入从所憩。
桑竹垂馀荫,菽稷随时艺;
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
荒路暧交通,鸡犬互鸣吠。
俎豆犹古法,衣裳无新制。
童孺纵行歌,斑白欢游诣。
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厉。
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
怡然有余乐,于何劳智慧?
奇踪隐五百,一朝敞神界。
淳薄既异源,旋复还幽蔽。
借问游方士,焉测尘嚣外。
愿言蹑清风,高举寻吾契。

陶渊明在作品中塑造出"桃花源"形象后,历代文人墨客对它的推崇从未停止,或诗或文或画,继续用自己的方式描绘心目中的桃花源。

唐代— —盛行浪漫主义的唐代,文人想象中的桃花源形象更加丰满,最突出的是对神仙意境的追寻。尤其是盛唐以来,"桃花源"的形象在众多著名诗人笔下愈加熠熠生辉:王维、孟浩然、刘禹锡、韩愈等人都有桃花源主题的诗文问世。



【唐】王维《桃源行》,【明】董其昌草书帖


王维的《桃源行》,将《桃花源记》中描写的桃花源进行了极致的想象和表现,将桃花源改写成了一个"仙人所居"的非凡世界,把桃花源的美景与生活,渲染得更加空灵、优美。

【唐】王维《桃源行》
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古津。
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青溪不见人。
山口潜行始隈隩,山开旷望旋平陆。
遥看一处攒云树,近入千家散花竹。
樵客初传汉姓名,居人未改秦衣服。
居人共住武陵源,还从物外起田园。
月明松下房栊静,日出云中鸡犬喧。
惊闻俗客争来集,竞引还家问都邑。
平明闾巷扫花开,薄暮渔樵乘水入。
初因避地去人间,及至成仙遂不还。
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
不疑灵境难闻见,尘心未尽思乡县。
出洞无论隔山水,辞家终拟长游衍。
自谓经过旧不迷,安知峰壑今来变。
当时只记入山深,青溪几度到云林。
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



【唐】刘禹锡《桃源行》,【明】文徵明草书帖


刘禹锡的《桃源行》,则在"隐逸"的意象之外,更突出了桃花源的"仙境"意味,全诗的笔墨不是集中于写景,而是重在写人,更加详细地描绘了桃花源中人的生活图景。

【唐】刘禹锡《桃源行》
渔舟何招招,浮在武陵水。
拖纶掷饵信流去,误入桃源行数里。
清源寻尽花绵绵,踏花觅径至洞前。
洞门苍黑烟雾生,暗行数步逢虚明。
俗人毛骨惊仙子,争来致词何至此。
须臾皆破冰雪颜,笑言委曲问人间。
因嗟隐身来种玉,不知人世如风烛。
筵羞石髓劝客餐,灯爇松脂留客宿。
鸡声犬声遥相闻,晓色葱笼开五云。
渔人振衣起出户,满庭无路花纷纷。
翻然恐失乡县处,一息不肯桃源住。
桃花满溪水似镜,尘心如垢洗不去。
仙家一出寻无踪,至今流水山重重。


宋代— —宋代是典型的文官政治和文人社会,文人士大夫阶层普遍乐于分析时弊,参谋国事。"桃花源"在宋代就常常成为文人借古讽今、议论时事的题材。桃花源逐渐从纯粹的幻想世界走出,越来越多地体现了现实主义元素。



【宋】王安石《桃源行》,【明】文徵明草书帖


北宋名臣王安石的《桃源行》,借对暴秦的批判,抨击黑暗的现实;对桃花源的描写,着重于"与世隔"、"无君臣",为的是表达对社会太平、君臣和谐的政治理想的期望。


【宋】王安石《桃源行》
望夷宫中鹿为马,秦人半死长城下。
避时不独商山翁,亦有桃源种桃者。
此来种桃经几春,采花食实枝为薪。
儿孙生长与世隔,虽有父子无君臣。
渔郎漾舟迷远近,花间相见因相问。
世上那知古有秦,山中岂料今为晋。
闻道长安吹战尘,春风回首一沾巾。
重华一去宁复得,天下纷纷经几秦。


元明时期— —元明时期,文人更多开始用绘画的方式表达心中的追求,从元代开始就产生了不少以隐居、仙境为主题的画卷,至明代直接描绘"桃花源"的绘画亦不罕见,桃花源的形象由文字逐渐转化为直观生动的画面。



【明】周臣《桃花源图轴》


明代画家周臣的《桃花源图》,还原了《桃花源记》中的场景,重峦叠嶂之中溪流曲折迁回,一叶渔舟系揽倚岸,又着重描绘其中武陵渔人与桃花源中人会面交谈的场景。



【明】仇英《桃源仙境图》


周臣的学生仇英,影响更甚于其师。他的《桃源仙境图》,以远处幽深高远、云雾缭绕的峰峦构景,松柏、亭轩若隐若现;近处则是仙人抚琴听曲、童子捧瓯而行的场景,更突出"桃花源"的仙境意味。

"世外桃源"的境界,也是帝王心目中的理想世界;历代文人对桃花源不断地描绘、补充,时至清代,桃花源形象已经相当具体、丰富。

于是,在清代的皇家园林圆明园中,曾经仅存于幻想中的"桃花源"成为了现实。这处摹仿桃花源艺术意境建造的美景,名曰"武陵春色",正是照应文中"武陵渔人"寻访桃花源的故事。

《清世宗御制文集》(清)奕䜣等编
清六朝御制诗文集.清光绪二年刊本

卷二十六 诗《雍邸集》
园景十二咏

《桃花坞》
水南通曲港,水北人迥溪。
绛雪侵衣艳,赦霞绕屋低。
影迷栖栋燕,声杳隔林鸡。
槛外风微起,飘零锦坠泥。

《壶中天》
峰峻疑无路,云深却有扉。
鹤闲时独峡。花静不轻飞。
洞里春长驻。壶中月更辉。
一潭空似镜。碧色动帘衣。

卷二十九
《桃花坞即景》
禁园宜雨复宜晴。别馆春深枕覃清。
数片落花惊午梦。一声渔唱惹闲情。
暂移榻向松间坐。恰听禽来竹里鸣。
惟有东风知我意。满池新绿浪纹生。

《源桃深处》
溪外每闻犬吠。杯间日听莺声。
漫问武陵何处。且来此地移情。

乐善堂全集定本
卷二十五 "今体诗"
三月十三日随皇父驾幸圆明园得诗六首

春园初见百花开。日午欣随御荤来。
撷锦蒸霞呈丽景。东皇雨露好栽培。
最是蓬莱浩荡春。东风如剪物华新。
裙腰草合平于毯。滑笏溪流色似银。
迩来甘雨润苗新。走马天街绝点尘。
试策金鞭回望处。翠条如染拂行人。
黄伞当中映午墩。太平天子幸春园。
灵台灵沼同民乐。夹道齐呼万岁尊。
寒食常年桃已谢。今年寒食正开花。
天工有意供衰赏。特教东君驻物华。
御炉香暖惠风晴。日映挥头唤上卿。
不是物华供玩少。殿颜勤政意分明。

卷二十六
二月八日随皇父驾幸圆明园恭纪五首

金舆赤羽凤城限。上苑衰游向日开,
最是东皇偏有信。都于此日送春来。
和风披拂物华研。细泛松篁胜管弦。
绿野阴浓供胜览。紫骆一路不须鞭。
韶光先己到枫哀。芳御迎阳景倍新。
圣德体元七字里。由来化育即皇仁。
柳堤冉冉才舒绿。桃坞菲菲已吐红,
从织御园春信早。不关二十四番风。
平湖解冻泛龙炯。打桨中流一字过。
谩意荷塘红十里。且看春涨绿千波。


清高宗御制诗二集(清)奕䜣等编
清六朝御制诗文集.清光绪二年刊本
卷八十五
《桃花春一溪》
水裔桃之华灼灼。恰似琳池浸霞脚。
东风惯与作参商。只见其忧那见乐。
落英缤纷如印泥。宛转桃花春一溪。
高楼溪上契妙悟。空色色空轩篆题。
诅必武陵无杂树。漫拟江南淮口渡。
烟花世界幻三千。到此微尘无用处。
忘物之极同物悲。调御神权谁则窥。
我惟仔肩凛佛时。好春花事非我知。
每见蓬蓬风善拓。不惜花零惜云去。


清高宗御制诗三集(清)奕䜣等编
清六朝御制诗文集.清光绪二年刊本
卷六十一


《桃花坞》(乾隆庚寅四)

武陵春色圆明园四十景之一也,又名桃花坞,雍正初年间赐居于此。后始移居长春仙馆,今经四十余年,略修茸并题以句。


山桃开最早,江国拟梅花。
韵亦含风细,影原照水斜。
遐怀武陵曲,浓叠赤城霞。
缅想赐居日,流阴暗自唾。

《戏题品诗堂》
四十年前此乐闲,倚吟清课绿窗间。
偶然旧集重披捡,只合从头一例删。


清高宗御制诗四集(清)奕䜣等编
清六朝御制诗文集.清光绪二年刊本
卷十九

《桃花坞即事》
赐居西北御园隈,茸治乘闲偶一来。
少小情怀昔悠矣。惕乾朝夕此殷哉。
绿铺砌草步如毯。白绽山桃讶似梅。
本是坞名拟吴下,便疑雪海亦苏台。

《品诗堂》
吾无所好好为诗。亦弗知诗为何品。
古论诗者有恒言。或得贫贱或坎懊。
二者于我原独无。则我诗不人品審。
四集三万余首成,躁人辞多知过甚。

《品诗堂》
品诗非谓品诗阶。触目知为诗品皆。
岂似三唐分甲乙。由来万物人情怀。
大都乐在臣民泰。亦每优于肠雨乖。
四集吟成三万首。辞多那免躁人挤。

品诗堂幼时书室此楼迟。六十余年未废斯。题额仰看却失笑。一经人品总非诗。


卷三十四
《题桃花坞》
年前立春已半月,气早昌昌生意勃。
孟月甫屈下之浣,即见山桃花欲发。
虽以闰月定四时,盈缩长短原人为。
人为实不出天定,万物苑枯各自知。
阊之金闻亦有此,唐寅辈逞材华美,
四度南巡阙访曾,流水行云而已矣。

《品诗堂》
昔日书堂到以间,吟风弄月忆其间。
品诗设欲循名者,先合从吾旧集删。

卷三十七
《品诗堂》
品诗诗实有权舆,三字箴当慎守诸。
设使无关性情正,纵工辞藻亦虚车。

卷八十六
《品诗堂》
五十年前此书堂,依然插架霏芸香。
一岁之中偶一至,至亦随去何其忙。
书堂未免主人笑,刮 目以待仍故调。
品诗品己品人乎,只增白发星星髦。


除此以外,在圆明园中,诸如澹泊宁静、映水兰香、水木明瑟、杏花春馆等均属于反映皇帝追求农桑之乐的园林。


澹泊宁静:田,乃农桑根本。"圆明园四十景"之一的澹泊宁静,外形呈现一个汉字"田",又称"田字房",象征着天下九州的广袤耕地,更寄寓了帝王以农为本、心系农事之意。




映水兰香:映水兰香,位于澹泊宁静之西,"圆明园四十景"之一。本景有水田数片,风吹稻香,当年乾隆皇帝观之,也难以抑制"心田喜色良胜玉"的欣喜之情。




水木明瑟:水木明瑟,初名"耕织轩",为"圆明园四十景"之一。本景临溪而建,又有农田菜畦在畔,轻风瑟瑟,水声泠泠,农耕劳作也变得诗意了起来。




杏花春馆:杏花春馆,"圆明园四十景"之一,景名取自唐代著名诗人杜牧的《清明》。本景原名"菜圃",模拟出了郊野乡村的景象,一幅浓郁的田园风光扑面而来。

从《桃花源记》到"武陵春色"
东晋大诗人、文学家陶渊明晚年时写作《桃花源记》并《桃花源诗》,创造出一个遗世独立的理想世界——"桃花源"。从此,"桃花源"、"世外桃源",就成了与现实世界隔绝的理想境界的代名词,被以后历代文人继承发展。唐代诗人在诗篇中进一步描绘了"桃花源"的景象,并将它渲染为仙境;宋人充分发掘了"桃花源"的反现实"政治理想"意义,为桃花源文化注入现实主义的元素;时至元明,文人更多地将"桃花源"融入绘画之中,使桃花源的形象变得更加生动具体。在此基础上,清代的皇家御园圆明园中,仿照桃花源的意境,成功建造了"武陵春色"一景,让陶渊明以来历代文人想象中的"世外桃源"在园林中变成了现实。
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陶渊明的千古名篇《桃花源记》,借"武陵渔人"的视角,描绘了一个遍植桃花、景致优美、鸡犬相闻、平等无忧的理想世界。 陶渊明生活的时代,社会动乱,战祸不熄,民不聊生。他曾出仕为官,但拒绝与腐朽的官场同流合污,"不为五斗米折腰",后辞官归隐。归隐田园十六年后,已是五十三岁晚年的陶渊明,用隐喻的文字表达对黑暗现实的抨击和对理想世界的向往…… 诗》。举世闻名的《桃花源记》,其实就是《桃花源诗》的序文。
延续千年的"桃花源"文化
陶渊明在作品中塑造出"桃花源"形象后,历代文人墨客对它的推崇从未停止,或诗或文或画,继续用自己的方式描绘心目中的桃花源。 唐代——盛行浪漫主义的唐代,文人想象中的桃花源形象更加丰满,最突出的是对神仙意境的追寻。尤其是盛唐以来,"桃花源"的形象在众多著名诗人笔下愈加熠熠生辉:王维、孟浩然、刘禹锡、韩愈等人都有桃花源主题的诗文问世……
圆明园中的"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的境界,也是帝王心目中的理想世界;历代文人对桃花源不断地描绘、补充,时至清代,桃花源形象已经相当具体、丰富。 于是,在清代的皇家园林圆明园中,曾经仅存于幻想中的"桃花源"成为了现实。这处摹仿桃花源艺术意境建造的美景,名曰"武陵春色",正是照应文中"武陵渔人"寻访桃花源的故事……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博物馆
邮编:100072 咨询邮箱:ybgxjb@126.com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